《樂夏》收官 當年的“京城搖滾村”現在啥樣了?

頂峰時近千名搖滾樂手曾租住在這個村子,在痛仰樂隊主唱高虎等搖滾樂手的記憶中,在樹村隻與音樂相伴的日子是快樂的。


新京報訊(記者 曹晶瑞)這個夏天,一檔名為《樂隊的夏天》的節目熱播,并在8月10日周六晚完美收官。這檔節目讓搖滾樂、搖滾樂手迎來了真正的夏天,也讓海澱區一個村子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樹村。樹村曾被稱為“京城搖滾村”、“搖滾聖地”,頂峰時近千名搖滾樂手曾租住在這個村子,在痛仰樂隊主唱高虎等搖滾樂手的記憶中,在樹村隻與音樂相伴的日子是快樂的,即便當時窮困潦倒。

現在樹村附近清幽的街道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現在樹村附近清幽的街道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當年的“京城搖滾村”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新京報記者日前專門去村裡轉了轉,樓房、公園、小廣場,顯然,村民的生活已經改變,當年關于搖滾樂的那些事兒也隻存留在了村民的記憶裡。但您或許不知道,樹村除了是京城有名的“搖滾聖地”,也是一座有着近千年曆史的古老村落。

村民回憶 村裡随處可見身着奇裝異服的搖滾樂手

在地圖上搜索樹村,第一個冒出來的就是樹村公交站,運通123路、特4路都有在樹村設站。下車後,您會發現,所謂的樹村如今已全然沒有了村的樣子。樓房、柏油路、公園、健身廣場……穿着時尚的村民、忙着上班打卡的職工,當年以種田和收幾十塊錢房租為生的村民,早已開啟了全新的生活模式。

供給村民活動的小廣場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供給村民活動的小廣場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在樹村村委會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新京報記者來到名為萬樹園的小區,據說,這裡居住的很多都是樹村後營的村民,他們之前很多都是當年搖滾樂手的房東。記者在一單元門口前,偶遇了正在納涼的陳姓老先生和他的女兒,碰巧的是,他們就是當年樹村後營的村民、搖滾樂手的房東之一。

樹村小花園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樹村小花園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記得,怎麼不記得呢,那會兒淨是留着大長頭發、穿着奇裝異服、背着各種樂器的年輕人在村子裡出沒。他們有點像夜貓子,經常是白天睡覺、晚上出去上班。反正每天在村子裡都能聽到零散的‘叮叮當當’的聲音。我總是半夜等他們全回來,再起來插門(鎖門)。”陳老先生向新京報記者講述起當年有搖滾樂手居住的樹村往事。

陳老先生坦言,他不懂什麼搖滾樂,隻知道有這些奇裝異服的年輕人在,他就有房租收。他十幾平米甚至幾平米的小房子就能給他帶來每月幾十塊錢到一兩百塊錢不等的收入。每當“叮叮當當”的聲音響徹村子、響徹自家院子時,陳老先生也都欣然接受,即便他對于這些所謂的什麼“重金屬”完全欣賞不來。

閑暇時,陳老先生也和住在自家的樂手們聊過天兒。“他們大多數經濟不富裕,來北京是為了學音樂。住在我們村,一來離音樂學校近,二來房租便宜,可能主要是因為房租便宜吧。”陳老先生說,家庭條件稍好些的樂手主要靠家裡救濟生活,家裡條件困難的便隻能靠零零散散的演出掙錢。“我也遇到過以演出為名,半夜将屋子裡的樂器統統搬走,次日就不再回來的年輕人。”

“新來的樂隊基本都在我家房子裡排練,時間長了有點門路的樂隊就不怎麼在家排練了,應該是有專門的排練場所了。”陳老先生的女兒插話說。

樹村村民搬進了新居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樹村村民搬進了新居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當時樹村很多村民都和陳老先生一樣,主要經濟來源就是種田和收房租。直到2000年,樹村作為“城中村”被納入改造範圍,陸續啟動拆遷。2010年,搖滾樂手們居住的樹村後營也開始改造,家家戶戶的房子拆了,村民搬進了樓房。樹村自然而然也再沒聽到過“叮叮當當”的聲音。“其實到後期,也就是2000年至2010年之間,沒等後營拆遷,村裡房租漲了,樂手們就已經因為付不起房租,一點點的就都搬走了。”陳老先生回憶說。

當然,樹村也有相當一部分村民和陳老先生不同,他們說,搖滾樂手的入住,讓他們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甚至連家裡的孩子也受這些樂隊的影響,對音樂或是某種樂器充滿了新奇、産生了興趣。“後來,這些年輕人搬走了,村裡一下子清靜了,我還真有點不适應呢。”一位村民回憶說。

村民上樓 業餘生活不再隻靠搖滾樂點綴

“京城搖滾村”沒有搖滾的聲音了,村民沒有了房租收入靠什麼生活呢?據樹村黨支部副書記許莉介紹,村民搬入樓房後,除了居住環境大大改善,綠化公司、水電站、物業公司等村辦企業基本就已滿足樹村多數村民的就業需求。另外,還有部分村民依然有閑置的房子可以出租。當然,和當年百十來元的房租相比,現在樓房的房租不知翻了多少倍。

如今的樹村有了全新的模樣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如今的樹村有了全新的模樣 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相較于以前,如今的樹村既繁華又幽靜。畢竟是置身于海澱區的村子,所以在樹村附近出沒,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場景随處可見;隐藏在公園、綠地中的一棟棟居民樓以及小區門前的小柏油路,又有種與城市全然隔絕的感覺。

許莉說,如今樹村雖然沒有了搖滾樂手、搖滾樂點綴村民的生活,但各種文化活動依然豐富着村民的日常。比如,眼下正值暑期,家裡有孩子的村民就可以帶着孩子參與親子活動,到鄉鎮新建的圖書館感受親子閱讀,或是參與村裡清潔家園活動、乒乓球比賽等。“村裡還有專門的樹村郊野公園、廣場、舞蹈室等場所供村民日常休閑娛樂。”許莉介紹說。

如果連溫飽都解決不了,哪裡還有閑情逸緻去參與這些活動呢,或許,這就是樹村村民生活改變的最好印證吧。

曆史悠久 是北京最古老的村子之一

走在樹村不同的新建小區,記者發現,每棟樓的樓牌号上除了寫有“萬樹園”“麗景苑”等字樣外,還同步寫有“廂黃旗”字樣。其實,當年的“京城搖滾村”樹村不僅因搖滾而知名,它更是一個曆史非常悠久,是北京為數不多最古老的村子之一。

樹村地處北京西北郊,與萬園之園的圓明園隻有一牆之隔。因村中樹多且繁茂而得名。樹村的名字自唐代一直沿用至今。據村中老人介紹,明清時代的樹村,村外官道縱橫,通向西北各地。村内街道交錯,大街小巷店鋪林立,買賣興旺。樹村連接着京城與西北各省進京的官道,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得樹村成為京城西北郊的一個商業重鎮。雍正二年(1724年)清政府大修圓明園,并在圓明園周圍建立起八旗護衛軍營。樹村周邊就設有三個護衛軍營,在樹村街西面建立起鑲黃旗,村東建立起正白旗、村東南建立起鑲白旗和正藍旗,人員近萬。樹村商業街自然而然的承擔和保障了對護衛軍營的日常供給。

據稱,樹村商業街區鼎盛時期,商業店鋪多達三百餘家。另據不完全統計,當時村内水井就有三十多眼,碾子、石磨二十餘盤。村内常住人口高達萬人。每日流動人員也有數千人,有南來北往的商客、有在皇家園林做工的各行工匠,有給建圓明園供應各種建築材料的大車隊,也有各軍營來村内采購的兵丁。那時的樹村大街小巷,人流湧動,熱鬧非凡。直到後來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樹村商業的繁華也就此戛然而止。新中國成立時,樹村内僅剩幾家店鋪。上世紀七十年代,樹村最後一家店鋪關張。

另據村民介紹,樹村當時還有一座六品守備衙門,後被改建成現在的樹村小學,清真寺等古建築則依然保存至今。

無論是樹村,還是樹村村民的生活,如今都已有了全新的模樣,但用村民的話說,翡翠般的樹村,将永遠留在村民的心裡、記憶裡。新京報記者了解到,樹村正在整理村志,關于樹村的點滴将以文字的形式一代代傳下去。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攝影 王巍

(責編:kita)

也許你還喜歡

關曉彤王一博互動好甜,如果不是她已

平時大家都會做些什麼娛樂活動呢?這裡!八卦小編一枚!跟大夥兒來唠唠中國鏡頭下的lisa,以及

王思聰花1萬5吃日料,還特意打了差評

對于一家美食店鋪來說,網友點評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畢竟現在大家都經常在網上看美食,點外賣

趙麗穎産後慶祝首個生日,頭戴黑紗與

趙麗穎産後慶祝首個生日,頭戴黑紗與俏皮可愛格格不入 文/陸地上的海蛎子 前兩年可能要

趙麗穎當媽後的第一個生日:雙手合十

10月16日是女藝人趙麗穎的32歲生日,與往年不一樣,這一次的生日對于麗穎來講是非常的特别

好友離開後大家對宋茜的态度,像極了

本文由明星粉絲團作者蘆笙原創,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近日,曾經的f(x)成員崔雪莉自殺的消息

小虎隊合體遙遙無期,紅孩兒卻要複出

距蘇有朋今年4月喊話“吳奇隆、陳志朋,我們該約吃飯了”已過去半年,卻始終不見下文,小虎

愛情長跑十多年,魏晨求婚成功後粉絲

本文由明星粉絲團作者蘆笙原創,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我們對于魏晨,雖然沒有特别深刻的印象,

因《大唐雙龍傳》走紅,她未婚先孕嫁

10月12日,唐甯後援會曬出唐甯參加公益節目的視頻。視頻中,唐甯留着精練短發,做家庭主婦裝

因演技生疏NG26次,擁有男女通吃的帥

今天,小編想介紹一位衆人心目中的男神金城武,在那個沒有“小鮮肉”的時代裡,幾乎所有亞洲

“霸道總裁”無戲可拍,“無能媽媽”

《演員請就位》第一期播完後,争議就沒有中止過。 除了四位導演的瓜可以吃,更多人把目光